• 蚌埠感怀

    日期:2010-08-09 | 分类:摄影作品 | Tags:蚌埠 安徽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ncxf-logs/72374688.html

    蚌埠在安徽属于边境城市,我在过去十五年间曾路过其外围多次却从未进入其中,而且不少次都是在半夜两三点的火车卧铺上。睡不着的我兴奋望着月台上的那块写着蚌埠站的牌子,下铺的父亲就会貌似自言自语似的,用标准的上海普通话以一种相当庄重的口气念道庞布到了。。。,使我每次都立马肃然起敬,仿佛窗外这个黑漆漆的城市是一个无比牛逼的所在。

     

    现在想来,这些东西都离我很遥远了。如今当我第一次置身于此地时,我已经对这个城市颇有感觉。 和阳泉一样,蚌埠也是一个很有分裂感的城市,上层和下层,富的和穷的,新的和旧的,传统的和现代的。。。在城市的各个层面都存在但是却又河蟹的交织在一起,各自心安理得的演绎着自己的故事,没有太多大都市里过剩的优越感,整个城市沉浸在一种质朴的气氛中,随着岁月静静的流淌。

     

    蚌埠依淮河而东西铺陈。淮河这条在中国 文化历史气候上都是重要标志的河流最为人脱口而出的可能就是泛滥成灾四个字,但却是这个城市的一道血脉。第二天起早出门沿淮河而行,仲夏清晨难得的清凉时段中,淮河边上晨练的蚌埠人民着实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任凭头顶淮河铁桥中京沪线火车轰响飞驰过,他们却悠然自得的撑双杠,提哑铃,爬绳梯,打太极。。。

     

    蚌埠地处交通要冲,是所谓的“兵家必争”之地。 这两个字就能够清楚的解释这个城市的由来。但显然这个曾经因交通之便运送蚌珠而兴的埠头如今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找到城市发展的目标,便利的交通现在给这座城市带来的“副作用”是没有理由让人在此处停留消费。而少有的能够用来做旅游文章的地点可能就是两千多年前卞和采玉的“卞和洞”和六十多年前的“淮海战役前敌指挥部”。到蚌埠的第二天朋友就热意请我们去 卞和洞一览,那里并不是一个经过包装和宣传的“正规”旅游景点,只是一堆大石头底下的一个大约15平方的清凉山洞,它的历史意义是,传说中的和氏璧 即秦始皇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传国玉玺既是开采于此。在洞口的大石头上也确实留有据说是后时当地村民“探玉”留下的凿眼。我在夏日的骄阳中吞吐着洞内清凉空气,望着山脚下的据说是安徽省一所出名的状元中学。隐居在出产神玉的卞和洞下,学生想必也沾到了不少当年秦皇一统天下的“气场”,发愤读书一统高考的战场。

     

    不知何时起我对中国的二三线城市有一种莫名的好感,这种好感不是基于当地是旅游风景区或在历史上有所作为,也并非一定是才人辈出,甚至无需任何特色。从去年7月的福 建厦门,8月的安徽潜山,9月的新疆喀什,今年3月的山西阳泉,4月的浙江绍兴,到7月的安徽蚌埠,都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也不一定是去拍照,我只要踏在其中,往往能给我带来多方位的享受,从视觉到听觉再到味觉触觉等等一系列的外来刺激:我喜欢旧东西保留延续下来的传承感,也喜欢新旧交替带来的参杂感,喜欢我听得半懂不懂的语言,喜欢吃和我平时口味截然有别的食物。 可惜我的不良习惯使我每次总要拖上两三周才能整理出片子来。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在当时当地新鲜的感觉已经色香味俱去矣,只能靠看图片搜索枯肠来挽回一点当时的感受。这里的文字只能代表“我的蚌埠”,就像眼睛的“视觉暂留”,这些片段是这个城市暂留在我脑海中的纯真感怀。



















     (over)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皮囊》FUR 2008-08-0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