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点击标题进入,内有更多图片)

    日期:2010-08-05 | 分类:摄影作品 | Tags: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ncxf-logs/71826319.html

     

    大学里有一门必修课--心理学。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条顶点在纵坐标上左右对称的正弦曲线。这条曲线的心理学解释是:如果正弦的顶点是一个完美的心理状态的“完人”的话,那么位于左右两边曲线就是无数个不那么“完美“,但是却各有特色的人的个体。这么无数的点,连成了一条左右对称的正弦曲线。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条曲线上的一个点,接近顶点的人”完美“点,但可能是最没有特点的,越往两边的人越”特殊“。对称于纵轴左右分别有一条平行于纵轴的线,接近线的点就是心理学参考意义上的心理异常临界,超过的就是参考的异常。但老师同时强调心理学上没有绝对的精神正常和异常,一切都是相对而言的。在给别人贴心理”异常“的标签的同时,并不代表你比他/她更”正常“。而且在曲线顶点的那个”完人“可能是一个四平八稳的”平常“人,而位于两端临界的里头就可能有大师。如果把梵高放到曲线上看,他应该是在临界范围内甚至超过临界的。

    想来这条曲线是我对人表皮底下的东西的第一次接触。前几天去参加了一个由街区残障人士组成的活动,让我对这条曲线有了实际的感受。活动由街区助残协会组织,那天来了三十个左右智力障碍和间歇性精神异常的人,都是在助残协会帮助下生活。进门后我发现”我们之间“并没有很大的区别,一样的坐着,一样的聊天,一样的玩笑。刚开始大家有些陌生,以微笑为交流,但是没多久大家就熟络起来,开始互相聊天。

    在心理老师的组织下,大家唱歌跳舞谈吉他,表演口技。我的一些朋友则带去了他们的小诗和音乐。那天每个参加的人都很有热情参与进来,大家围坐成一个圈,表演者在圈中为大家献艺。表演者都很投入,哪怕音色不优美,动作不优雅,吉他是初学,口技有些笨拙,关键的是,每个上台的人都很认真。特别是当台上的人自我意识开始喷发时,我只想大喊,生命真的很美好。

    举着相机我在想,这里的每个人都是这条曲线上的某个点,也许我和他们之中某个人在坐标上相差的并不远。虽然其中比较严重的人生活无法完全自理,比较轻的也至少是需要长期服药的。但是从人性角度来讲,我们是无差异的。

    我于是给我们大家包括我一人拍了一张标准像,然后组合在一起。在这里,只有”我们“,除此之外没有”你们“和”他们“。

    “我们”

    这里工作的吴老师是残障人士的"精神领袖",但是你真的很难想像这样一个瘦弱文静的小姑娘会有这么大的力量。

    (完)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