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阳泉

    日期:2010-04-27 | 分类:摄影作品 | Tags:阳泉 煤矿 城市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ncxf-logs/62732629.html

    车在阳泉汽车站停下,有点疲惫的我走出汽车站,点只烟在大门口等岳建波来接我。环视四周的建筑和街道,一种怀“旧”情节深深的击中了我。旧式样的大楼,临街的小吃店和杂货店,嘈杂的山西口音,怎么都让我想起了贾樟柯电影中的某些片段。

        半小时前车下了太旧高速后就一直沿着干涸的桃河行进,最先进入眼帘的是河对岸的那些叫做矿区的地方,本地的和外来的矿工们就工作和生活在那里,那里都是一些大矿,其中不乏上市企业。过了矿区顺着桃河向市中心行进,你会看到截然不同的城市风景,河南岸是传统的阳泉老城区,随着地势起伏,老旧的建筑物像鱼鳞般层叠罗列,和上个世纪中国绝大多数的二、三线城市没有任何差别。但当你望向河的北岸,你可能会霎时忽略南岸那些黯淡的老城区,Mcdonald’s、kfc、walmart、钱柜、商业步行街、高档商品房。。。这些大都市的消费标识在这里应有尽有,恍惚中让人有点身处中国一线城市的感觉。

    阳泉的矿区有30万人,而在市区也只有区区的28万人。这里的人80%多靠煤以及煤的相关行业吃饭。但是,类似中国不少因资源和重工业而兴起发展的城市,这里同样也面临着一旦煤资源枯竭之后城市何去何从的困惑。小岳工作的“南庄煤矿”60年代初开始开采,可是再过几年就要面临煤资源枯竭而关闭了。而阳泉最大的“阳煤集团”更是提出了5年内销售额要达千亿的口号。“问题是,煤采完后我们靠什么吃饭?阳泉这个城市要转型基本很难。”小岳的一个朋友和我说。他在一家砖厂工作,利用煤矿的副产品——煤矸石混以黏土做砖。

    我并非是要专程拍煤矿和矿工,那种脸孔墨黑只白色留眼睛牙齿的矿工片子不是不好,而实在是太泛滥而让我着实觉得有点疲劳。岳建波只不过恰好是个矿工而已,让我不远千里来阳泉找他的最主要原因他的矿工+音乐人+长跑者这三重身份集合一体。我喜欢像他这样有“开关”的人,可以切换自己,在另一种状态下完全可以忘记前一种状态的身份,爆发出不同寻常的能量,就像两驱挂上四驱 。你可以用“怪人”称呼他,也可以用“执着”来定位他。但他就是一个这么有“范儿”的人,简单但又不简单。时间永远宝贵,生活永远充实,没有不良的生活嗜好,也不会为了争取上地面的工作机会而向队长“行好处”。

    下井显然是此次拍摄一个难度最大的环节。原本小岳想和领导申请让我下井跟拍,但马上我们都觉得这是一个何其馊的主意。因为申请成功的几率几乎为零,而一旦不成功,就意味着我再也没有可能进入井下。最后我们还是决定让我穿上他同事的工作服偷偷下井。如果有人就收起相机。幸好小岳也不是一线作业面的矿工,他的工作职责需要他四处游走,只是有可能也会走到作业面上。这样虽然我不能拍到小岳和其他人同时工作的场景,但至少可以保证我能拍到小岳真实的工作内容。

      不过第二天下午下井拍摄还是比预想的要顺利些,除了忽高忽低的坑道和让我时刻需要注意头会不会撞上坑顶。小岳偶尔在坑道内遇到工友聊上几句,每当这时,我就会收起相机,拉低安全帽帽檐,以防被人“看穿”。大约走了2小时,我们到了一扇小小的风门前,小岳告诉我进门后这里头的高度只有1米左右,我们必须蹲着前行。风门被煤矿坑道里的通风机灌进来的新风紧紧压住,小岳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拉开了风门,一股强风卷着煤屑尘土充斥着低矮的坑道,吹的我几乎睁不开眼睛,耳边尽是强风通过小风门时巨怪的尖叫。隐约中只听到小岳在向我喊:“捂住耳朵。。。”我一手捂住装相机的工具包,一手撑地前进,已经顾不上耳朵了。大约十多米后,又是一扇风门,进门后的坑道是用圆木顶住的,刚好一人高,圆木间都是层层叠叠的煤。前方有好多人影在矿灯下闪动忙碌,我已经到了煤矿的第一线。小岳让我等在那里,他到人影处去换个设备的零件马上就来。我一个人坐在圆木上,用矿灯照着那些黝黑的煤层,突然想到如果这时矿里冒顶或者瓦斯爆炸,我和小岳还有那些人影永远趟在这黑色的世界里了。 要想在这里逃生,几乎是天方夜谭,就算没有一下子全塌而是前后路被堵住,等待救援不如直接说是等待死亡。回到上海两周不到,山西王家岭煤矿发生漏水事故,153人被困井下。看着新闻里地上领导们“焦急”的脸孔,想起地下的生命正在进行何等恐怖的挣扎,这是在茶余饭后对着电视机唏嘘感叹的观众几乎不可能体会得到的。我绝非为了拍煤矿而下井,只是这样的井下体验却是早已超出了摄影的范畴,丰富了我人生的经历和感悟,这比能在井下拍上几张照片更显珍贵。

    走进小岳家门时其实我是有些失望的,因为他家太新太干净,甚至比我自己家还整洁好多。根本不是我想像中的一个矿工“应该”的家,我在来之前大脑中构想的一些构图要素和气氛要素都成了空想。。。可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考验摄影师的时候来到了。考验你从平实中看到不平凡的能力。 阳泉4天3夜,我带回的41个卷基本涵盖了小岳工作生活和音乐锻炼的各个方面。 就从单张片子来说,我感到基本满意。但是引起我注意的却是在图片故事整体情节上的把握。工作,音乐,运动,家庭各个方面的图片分配和情绪的起伏上的控制和衔接把握还不够。摄影如说话,当你学会说话以后,就会发现抑扬顿挫的语调比老用同一种语调说话更容易表达自己,当然这本身也更考验说话者本身的水平。

    这里先上点顺手拍的阳泉的片子,图片故事正餐随后就到。

    透过飞机舷窗看巍巍太行,阳泉市位于山西地标太行山的东南面。


    干涸的桃河北岸,阳泉最光鲜的角落。Mcdonald’s、kfc、walmart、钱柜、商业步行街、高档商品房。。。这些消费标识在这里应有尽有,有点让人身处中国一线城市的感觉。

     

     

    由于火车站搬迁,每天只有4班火车进入阳泉市老火车站,其余的车次都停靠在市郊的新车站,穿越市区的铁路变得少车问津。

     

     

    在阳泉,含装修在内30万元可以置一套新房。

     

     

    老街里一家当地口味纯正的面食店。

     

     

    盖着罩布的街头桌球台。

     

     

    矿区1

     

     

    矿区2

     

     

    矿区3

     

     

    矿区4

     

     

    矿区5

     

     

    废旧物资堆场。

     

     

    捡煤的当地人,碎煤块是当地矿区边周围住户的燃料来源。

     

     

    出井时有一段路是坐在像旋转木马一样的循环吊椅上,看着前头的小岳,恍惚中像穿行在时空隧道里。


     

    某卷胶片的第一张。亦步亦趋的岳建波延续着他简单而充实的人生轨迹。

    分享到:

    评论

  • 在此这个诚信缺失,道德滑坡的社会,很少有这样真实的文章,真实是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