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麦收的故事

    日期:2008-06-06 | 分类:摄影作品 | Tags:麦收 淮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ncxf-logs/59784174.html

    皖北地区的小麦,一年一季,有大约230天左右的生长期,10月播种,次年6月就是收成了。

    如今的皖北,早已全部实行机械化作业了,蜂拥而来的“世界牌”联合收割机,一天就能收割平时农民劳作一周才能割掉的麦子。

    但是,机械化也有使不上劲的地方。遇到倒伏的麦子,“联合”就只能“望麦兴叹”。一般“联合”割一亩地五十元,但是倒伏的麦地割一亩出价到一两百元还没有人愿意干。“太费时间。”当地的一个农民这样和我说,“割一亩倒伏麦地的时间可以割三亩正常的麦地。”对于那些开着“联合”走南闯北替人割麦的新时代“麦客”们来说,花上七、八万买一辆机器当然是想早日把成本赚回来,谁会愿意在倒伏的麦地里浪费时间呢?

    每到这时候,最古老的人+镰刀的割麦方式,成了唯一的也是最可靠的方式。

    08年6月中旬,我记录了安徽临涣麦地里两对夫妻夏季麦收的故事。

    第一对夫妻已是耄耋之年。老夫妇都姓张,妻子81岁,丈夫79岁,家里5个女儿,还有一个最小的儿子。儿女大了都离家了,只有老两口还守着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老人家的麦地其实已经被“联合”过一次了,但是,两个老人却还惦记着散落在麦地里那些麦穗们,虽然如今早已经不用交公粮了----不但不用交,政府还发放津贴,不过节俭了一辈子的老人还是舍不得,“一亩地可以拾个七八十斤哩。。。”老太太边拾边说。她弯着腰熟练地在地里挑出麦穗,折断后放入旁边地编织袋里。“你是记者吧?”,那里的农民对记者有着天生的“敬畏”感,我脱口而出我不是记者我仅是是路过这里,看到麦地挺好看,就下地来。。本来我想说下地来玩玩,可一转念,人家辛苦劳作,你却拿个相机来玩,心里平添了几分不妥之感,于是改口说,“我要拍点照回去给我女儿看看,种地多么辛苦,让她从小就要珍惜粮食。。。”

    另一对麦收的夫妻很年轻,丈夫杨家林,25岁,妻子王海玉22岁,身为80后的他们已经有了个1岁多的女儿。待割的麦地是女方家的,因为麦子倒伏一连三天找不到愿意干的“联合”,眼看再往后就要下雨,麦子就要烂在地里。他们只能硬着头皮清早6点下地自己动手。到早上9点半我遇到他们时,他们还没有割完三分之一亩地。杨家林平时在南京打工,这次特地回来帮丈人家抢收。他一边不很熟练地挥动镰刀,一边催促妻子快点干。王海玉则动作迟缓,已经明显在“磨洋工”了。我还没拍几张,她就一屁股坐在地里,自己玩起手机来了。二十出头,在城里都是只知道psp和魔兽的年纪,在这里却已经要背负起劳动的重担。。。在我走之前,我给他们夫妻俩照了张合影,他俩并排站着,人手捏一把镰刀,对着镜头腼腆地笑。这一刻,他们大概忘记了身后还有三分之二待割的麦地。。。向他们告别时,我突然听到王海玉手机响了,3秒钟后,她向丈夫一个兴奋的大喊:“别割了,我爸找到愿意来俺家地的‘联合’了。。。”

    6月中旬,皖北地区麦浪滚滚,夏麦抢收拉开序幕。


    远处的联合收割机扬起烟尘。



    老太太姓张,81岁,在自家已被收割机作业过的地里拾麦穗。我拍她时她乐呵呵的和我说,你别看这样一根根麦穗的拣,一亩地还能捡个七八十斤哩。。。




    没有米勒的名画“捡麦穗的人”中的优雅的动作,79岁的张老汉捡麦穗的动作却也不失迅捷刚劲,蹲在地头里拍他们半小时,我已经是汗流浃背,看着张老汉搽汗,我重温到了什么是“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由于大风而倒伏的麦地。


    为了在下雨前抢收麦子,25岁的杨家林和22岁的王海玉早上6点就下地割麦。


    在南京打工的杨家林专门赶回来替丈人家抢收,他挥舞镰刀的动作刚劲而生硬。

    身为80后的王海玉已经有了个1岁多的女儿。 在城市里只知道psp和魔兽的年纪,在这里却已经要背负起劳动的重担。

    王海玉割麦始终有点心不在焉,割不多久,她会停下默默地看着丈夫劳动,或者坐在麦地里玩她的摩托罗拉手机。我走之前,手机终于给她带来了好消息,她父亲找到了一辆联合收割机来助阵了。

    我走之前,给这对年轻的麦收夫妻档拍了个合影。 如果不出意外,这张照片现在应该在他们手里。

    回去时,我竟然找不到了来时的路。迷茫一阵后,跟着一位手捧麦穗的妇女走出了麦地。

    (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