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点击标题进入)

    日期:2010-02-27 | 分类:摄影作业 | Tags:过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ncxf-logs/59563165.html

    拉拉杂杂的一个中国年,总算是将近尾声,很多同龄的朋友都说如今的过年,越来越感觉到没有“年”味。其实过年的内容无外乎就是吃+玩,可是小时候能令我忙的不亦乐乎,乐得忘乎所以的几件事情---放鞭炮,吃年夜饭,走亲访友。。。如今随着年岁的增长都被认为是有点无聊的事情,特别是放鞭炮怎么都有点儿应付的意思---为了把这几天区别于平常的日子,不放鞭炮,好像那几天的休息日子就如普通假期一般,没有半点过年的感觉,只待炮仗响时的那一刻,方才似提醒自己---我又长了一岁了。相比之下倒还是在初五凌晨的鞭炮还有些实用价值---请财神老爷入门咯---所以放的也相应的卖力些。说到财,小时候过年兴奋的最高潮是收压岁钱,兜里充斥着大大小小红包的感觉真太好了,哪怕回去就得压在枕头下,哪怕第二天早上就得给父母收走。。。现在有时候真感觉红包其实只是一个人情的负担而已。真是长大了,功利了,就觉得都不好玩了。

    明天将是传统意义中国年庆祝的最后一天同时也是一个高潮---元宵。小时侯喜欢拉个父亲给我做得纸扎兔子灯到处疯跑,直到跑得翻车,里头的蜡烛焚毁兔子灯才罢休。现在只有看小孩子拖着塑料做得兔子灯,里头得蜡烛早已换成了一个红色的小电珠。怎么看都没有我那时候的感觉。或许现在的小孩们玩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先进,对于快乐的定义早已和我们那时候不同。以后的小朋友们可能只会拉着机器兔子灯在街上走,以后的年可能也会越来越虚拟化,象征化。但是快乐,有时候真不是科技+电脑+网络能制造的,而是一种感觉,简单而纯粹就好。

    年是什么?传说中的一个怪物,是我想像中的一个feeling,而已。

    大年三十的祭祖

     

    除夕之夜的烟花

    大年初四在朋友家包饺子fb

    大年初五凌晨零时的街道

    大年初五凌晨抱着烟花的一对情儿

    莫干山路m50艺术家们用很艺术的方式迎财神

    报纸上的刘谦和本山

    (完)

    分享到:

    评论

  • 这一年 过的怎么样。。。、?
  • 不是说不用了吗?还是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