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喀什,八日(一)

    日期:2010-02-25 | 分类:摄影作品 | Tags: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ncxf-logs/59373239.html

    9月11日到18日的喀什之行对我来说,没有明确的拍摄主题------属于先放箭再画靶子那类。说穿了,就是一次远在喀什的扫街活动。 拿到底片已经是十一前夕了,面对厚厚的一叠,怎么看都令人恐怖,害得我一时竟然提不起扫片的兴趣。十一后的日子实在是太忙。直到十一月上旬,才总算基本弄完看到个大概。

    在去之前,我所作的唯一的功课就是百度了一眼穆斯林的禁忌,以防在喀什成为“不受欢迎的人”,另外顺带了解了一下当地的“针扎”事态。除此以外,我没有找任何当地的片子进行“学习”,我要的就是把自己对拍摄地的感受保留在白纸状态,然后把自己扔在一个全陌生的环境里,像一个“地道”的报道摄影师一样,在有限的时间里完成观察,沟通,切入的动作,以便找到自己的“兴奋点”以及了解下要达到兴奋状态需要花多长时间。这其中,既有对当地地理及人文环境的熟悉沟通能力,也有对拍摄思路的应变,掌控能力,还有对突发事件的应付能力等。

    到了这个新疆第二大城市,发现这里其实已经很有那么点的异国情调,如果不是学校大楼顶上的国旗和操场上的孩子们汉语唱的《歌唱祖国》提醒我这还是在中国,恍惚里还真会觉得已经置身于喀布尔或者伊斯兰堡的某个街口。混迹于当地人中,蒙古鞑靼人种特有的特征表明了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外国人”,喀什老城里的孩子们看到我也是张口就来哈啰,同等的待遇使我越发觉得在这里我和那些金发碧眼的西方游客没有本质的区别。

    在喀什的日子正好是穆斯林的斋月,加上时间的捣乱,我从未按照当地的实际时间作息,而还是按照天亮而作,天黑而息的方式过每一天。这8天里头我从未倒过时差来,直到回到上海又进入了正常的时间。早上8点半,这个我在上海已经准备开始工作的时刻,窗外却天色刚醒,我还在床上昏昏大睡,10点半,出门觅食,但是维族餐厅在封斋期间白天几乎是不营业的,我不得不在大众点评网榜上有名的“银提尕尔”旅游餐厅吃了6天的早餐兼午餐。当中10个小时封斋拍片,或者下午3点回到旅馆吃点水果休息一下,然后继续。。。直到晚上8点半华灯初上,才开始吃晚餐。

    在伊斯兰的世界里,信仰就是生活的一部分,甚至高于生活。掀开神秘的宗教面纱,平淡的日常中信仰就是奔头。信仰可以让人在早上6点前摸黑起床吃早饭。到晚上9点天全黑后,才开始吃第二顿。老街的不少主要街口都设有桌子摆满西瓜,哈密瓜,馕等食物供封斋一天的维民免费食用。每每看到人们围桌狼吞的场景,似乎都会令我觉得自己在天没全黑前就吃东西是可耻的。。。穆斯林待人彬彬有礼,举止优雅,穆斯林的世界里少烟无酒,自觉而自律。。。很难把他们和自杀炸弹联系起来。。。

    为了去红其拉甫这个“闻名”口岸,我途经塔什库尔干县。塔吉克人聚居的塔县是一个很干净也很“空”的小县城,塔吉克人崇尚鹰,爱跳“鹰舞”。但是塔县给我留下的印象的只是一个矗立在县城中心的雄鹰雕塑。在县城里几乎没有燃起我拍摄的冲动,只是找了个小饭店fb。老板娘操着川音递过菜单,接着看到了满目的川菜:麻婆豆腐,毛血旺,口水鸡。。。方才回过神来来,这是一家位于祖国西边陲的川菜馆。。。一下子对川人的流动能力肃然起敬达到了极点。。。剔牙买单后,乘着落日得余晖去“风光胜地”石头城逛了一圈,不痛不痒不想举相机,然后就是怎么也没想法再继续去红其拉甫了。。。

    到走的那天数了一下,八天一共63个卷。除去头尾两天在飞机上和还有两天去塔什库尔干县来回,剩下四天,我天天都在喀什老城里来来回回的窜,最后发现平均每天我干掉了十多个卷。。。与此同时,我也很清楚这全部63卷里头真正知道自己在拍什么的可能只有10卷都不到,其余的都是“前戏”类的片子。只是这个“前戏”有点过分的长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一次扫过相同的地方,面对类似的场景总会有一个to shoot or not to shoot的问题,按快门的频率也随之减慢。越到后来,思维越是精细,也越会提醒自己------淡定。。。淡定。。。但是一旦看到兴奋的场面,会在零点几秒内迅速勃起,马上进入状态,这样淡定/勃起的切换,让我体会到了与以前有事没事拿着相机在街上乱瞄的区别,那样的方式往往到最后是不知所拍直到在需要兴奋时彻底无法勃起。到了最后的一天,几乎感到是在街上“抠图”,一条街挨一条街,一个门面挨一个门面,最后坐上当地公交,出租车,甚至三轮摩的。。。在上海我决无可能如此“精细”的扫街,在上海我从没在一个地方用筛网般的方式来回蹓跶。面对生长于斯的上海,我已经失去了儿童的新奇。在街上扫不到半小时,就可能会在某个starbucks里坐下来,就着latte抚摸leica,而在喀什,leica也真正回到了它的本质------工具,而不再是YY的淫具。

    回程在乌市转机时,在我明确要求手检后,整个的63卷片子都被睡意朦胧的边检姑娘扔进了x光机。飞机上的我身体像只泄了气的皮球陷在椅子里,大脑却一点也不消停,回想这迷上摄影的五年,陪家人的时间少了,陪朋友打牌k歌几乎不去了,自己只顾着一路闷走。如果摄影可以算是我的信仰,那我走过的每一步都是朝觐,快乐并痛着。

    在离上海还有半小时的飞程我突然想起,在新疆断互联网断短信的八天里,不知道会聚集起多少惦记我的短信,在等我下飞机打开手机后一起涌出来。不过更大的可能是,涌出来的只是一大堆的垃圾短信而已。

    1.沙尘暴将临,远处的塔状建筑是喀什地区公安局的信号发射塔。

    2.沙尘暴中的喀什老城

    3.人民广场上的毛主席像。

    4/5.喀什地区风沙很大,车衣是露天泊车的必备。

    6.由于年久失修,很多老城的房子都成了危房。近年来,喀什市政府一直在拆迁改造老城。和中国其他城市一样,这里也面临着市政建设与保护老建筑的矛盾。

    7.从喀什市区里的一个游乐场的摩天轮上俯瞰高台民居,这片民居已经被辟为旅游景区,门票30元。

    8.一个维族的美院大学生在写生本民族的传统民居。


    9/10/11.老城里的一户维族人家。

    喀什,八日(二)

    喀什,八日(三)

     

    分享到:

    评论

  • 真不错!
  • 第一张照片很好看,很有一种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