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廿八都的铁匠们 (点击进入)

    日期:2009-02-25 | 分类:摄影作品 | Tags: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ncxf-logs/35727921.html

        江浙地区如今还在打铁的铁匠不多了,更多的是那种为了旅游而设的“打铁秀”。廿八都这个不算大的镇子里却有三位铁匠,他们都不是当地人,来自周围的市县。

    “这里本地人不做这手艺活。”铺子开在河上游边上的毛孝和放下手里的砂轮机说道。他正忙活着一把专门用来铡竹篾的刀具。如今打铁匠不但要会抡铁锤,而且还要精通砂轮,电焊等现代工具,几管并下,方能事半功倍地打造出好家伙。
    像他这样的铁匠如果勤劳点,一天打两把菜刀,挣80元,如果再起早点,可以打3把菜刀。“但是负担还是重,小孩子念书学费贵。”接过我递过去的烟,毛孝和有点无奈,我本想抓住他沮丧的眼神,但在他厚厚的近视镜片里我只看到了举着相机自己的影子。
    “河下游那2个铁匠铺子是两兄弟,家传的手艺,他们父亲原来就是铁匠,老大手艺不错能打菜刀,老二只能打锄头。”

    循着毛孝和提供的线索,我找到了位于河下游一上一下的两家打铁铺子。位置稍微靠上点的哥哥叫杨中喜,我到时正赶上他锁铺子门回家吃午饭,我只从他门缝里张望到了铺子里头墙上挂着一排明晃晃的菜刀。弟弟叫杨中寿,腿脚有残疾,35岁左右的他很高兴我能拍他的铺子,话匣子打开就关不住了。在打听到了我住在杨家大院睡闺房的雕花大床之后,领我到了他的里屋---脏乱不堪的卧室,指着角落里的一个床说,
    “喏,我也有雕花床,他们收你多少钱一晚?”
    “50。”
    “好赚头。我这也是雕花床,哪天我开旅馆,收40。”
    和这里其他两个铁匠一样,杨中寿每天的产能也是最多三把锄头,但是根据他的习惯来看,我估计可能至多只会打2把。

    临告别时,我提议给他们全家拍张合影,杨中寿连拉带拖才把他女儿弄到门口台阶站好。小女孩笑有点不情不愿,杨中寿自己一脸灿烂站在边上,他老婆却死活不肯出来,只是坐在屋子里看着我们。

    在这个尴尬的瞬间,我按下了快门。

     

    1-4
    铁匠毛孝和。

    5

    哥哥杨中喜的铺子里墙上挂着菜刀和柴刀。

                                                                          6-7

    打铁时,铁匠杨中寿夫妇俩一人一下,轮流抡锤。只不过老婆使的锤子比他老公的大许多。

    8

     

     

    邻居送来一把刨石头弄坏的锄头,腿脚不便的杨中寿在琢磨着怎么处理。

    9-12

    打铁先要拉风箱把火烧旺,铁烧红,才能用锤子砸,不到火候的铁物件再打也没有用,而砸的动作,力度,角度上又有颇多技巧,这使我相信打铁不仅仅是件体力活。

     

    13-16

    刚开始,杨中寿的老婆不愿意面对我的镜头,一个人坐在卧室门口吃饭。半小时后,她貌似对我的镜头放松了些许警惕,可以自在地站在自家门口看老公拉风箱烧火。 但是最终,她还是不愿意和丈夫女儿一起拍张合影,而是选择坐在屋里的阴暗处,从他们的背后注视着我的相机,让我拍了一张特殊的家庭合照。

    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