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侬要会做人

    日期:2011-02-11 | 分类: | Tags: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ncxf-logs/104347656.html

    这是一篇拖了几乎2个月的烂尾文。从2010年的最后一天起它就一直存在于草稿箱里头,直到把整个年都轰轰烈烈的过完了,才又开始想起它。

    还是2010的最后一天,我坐在离长江边不足一公里的办公室里头度过本年度的最后一个中班。屋子里头的那个空调是上世纪产的那种全进口的三菱重工的,时至今日其能力已不足以维持整个房间,冬天如此,夏天亦然。我经常在这样半边冷半边热的状态下开始一天的工作。面包和理想,总是人生的最低和最高要求。我每天在这里挣取自己的面包,然后在工作空闲时分完成一些胡思乱想。

    从2009年12月起,我在这个15平米左右的小平房里度日。那是一系列的天时地利人和后的结果,使我能在这个远离绝大部分同僚的地方让自己充分的“被边缘化”。即使每天来回40多公里车程外加自己贴油费,我都坚持认为在这里上班是个无上得享受。沐浴在冬日午后的暖阳里,扶着方向盘穿行在错峰后的通畅道路上,手边一杯热咖啡。这样的时刻是每天工作的开始。虽然工作的环境不怎么好甚至可以说有点恶劣,但是清静是我最很看重的东西。这样的一个场所使我能够积聚起自身的能量。在这个单位里度过10个年头后,我已经很清楚自己需要什么和不需要什么。我要在一个边缘的环境里头时刻保持一种滚烫的心灵。在这么的一个国家机关里头,有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这么一个边缘化,当你不再是目光聚焦中心的时候,也就你的“前途”就变的迷茫黯淡了。当然,大部分人选择了麻木,每天像个陀螺般的上下班,被各种绳子抽打着旋转着,重复着日复一日的机械动作,激情和感动随着时间悄然流逝,直至最后的退休。

    春节里的一天我和几个老同学再度回到了10多年前的大学里。初六的学校还没有开学,只有我们拖家带口的走在宽敞整齐的校内大路上。在毕业后校园经过了几次整修已经面目全非了,周围的一景一物都只存了一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我们几个还是努力的从遗留下来的环境里寻找当年。看着大家的孩子们在周围奔跑叫嚷,捡起树枝打闹,拔起草皮挖泥土,回想着当初在这里度过4年的我们也是如同他们一般的有着纯粹而不羁的快乐。但是,当我们进入社会,我们就各自在社会惯性的轨道上行进,或者在家族父母安排的道路前行。以致于这么样的一个状态已经成为一种司空见惯的麻木,弥散到了思维里,行为里,浸润到了生活中。在不知到结婚是怎么一回事情的情况下结婚了,在不知到孩子意味着什么的情况下有了孩子。。。唯一的理由是,周围的人都这么做。现在回头想来,你和这个世界上一些你渴望去做的事情或者渴望成为的人的差距其实在这样的状态下已经注定了,而且如果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中的差距会越来越大,直至遥不可及到你连去缩小距离的想法都没有了。

    也许生活中的麻木不致于有大错的话,摄影上的麻木一定让人不会有进步。我永远相信,一个nb的摄影师肯定是需要保持一个永远敏的大脑感和热切的心灵。其实推而广之,也不仅是在摄影,珍爱生活,拒绝麻木应该算是一种生活或者说生存态度。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我的同事也是顶马乐队主唱的陆晨,在工作了十多年后,他用他对生活的绝对敏感和热忱,把对单位的理解用最简洁的三言两语概括进了自己的歌词里,极其准确到位。

    在即将完成这篇文字的时候我想,如果我能用10年后的思维再看今天的这点文字,或许我还是会感到很开心,因为也许那时,我依旧是一个浑浑噩噩的国家小职员,在时光悄悄的打磨中等待退休。

    最后顺手捎带上一段陆晨的《侬要会做人》中的一段歌词。

    每天裁(都)会碰到几桩事体不称心
    一笑了之千万伐(不)要生气
    生活(工作)苦点就苦点总归要做忒伊
    有了好事体尽量让出去
    老天爷伊(他)从来不响但是最公平
    是非曲折裁(都)看了眼睛里
    不管侬现在是蹲了顺境还是逆境
    永远伐(不)要觉得自家了不起

    我的好兄弟
    侬要会做人
    人家裁(都)伐(不)睬侬
    要想想为啥体(什么)
    我的好兄弟
    侬要会做人
    伐(不)要整天就想着
    哪能(怎么)沓(占)便宜

    分享到:

    评论

  • 没想到这么快就收到博主的回复。
    非常感谢,而且提出这么宝贵的意见。如果要做到专业,确实需要确定方向。但是这个也是非常难的一件事。
  • 全部看完了你的大作,现在最大的愿望是能跟着你们去拍摄。
    从你的片子能看出你对人文片越来越熟练了,特别是喀什的那几组,特别的喜欢。
    这里ptofga.yupoo.com是我的相册,有空来指导下。

    我也非常喜欢人文,但是每次拿到相机去扫街,确无从下手,不知道拍什么,有时看到好的场景确不敢在别人面前举起相机。
    回复ptofga说:
    真的很感谢你的关注和鼓励。于我而言现在还是在瓶颈期的自我整理阶段,希望自己有一个新的提高。
    拍片最终还是一个独立思考的过程,大家哄在一起那就是玩了,如果正儿八经要拍东西,那就是需要从确立主题到实施拍摄到后期出片都得是一个思路清晰的系统,绝非东一榔头,西一锤子的事情。看了一些你的拍片,感觉还是比较“玩”和随意。自己给自己确立个目标吧,这样可以尽快找到方向。
    至于把害怕镜头对着人,那需要不断鼓气勇气去做的,有时候脸皮厚点也无妨。否则只能把镜头对美女或者准风景了,呵呵。
    2011-03-01 00:02:13
  • 好摄好心态。
  • 看了有点难过。我也快工作了,现在能自由拍照的时间越来越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