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点击标题进入)

    日期:2010-02-27 | 分类:摄影作业 | Tags:过年

    拉拉杂杂的一个中国年,总算是将近尾声,很多同龄的朋友都说如今的过年,越来越感觉到没有“年”味。其实过年的内容无外乎就是吃+玩,可是小时候能令我忙的不亦乐乎,乐得忘乎所以的几件事情---放鞭炮,吃年夜饭,走亲访友。。。如今随着年岁的增长都被认为是有点无聊的事情,特别是放鞭炮怎么都有点儿应付的意思---为了把这几天区别于平常的日子,不放鞭炮,好像那几天的休息日子就如普通假期一般,没有半点过年的感觉,只待炮仗响时的那一刻,方才似提醒自己---我又长了一岁了。相比之下倒还是在初五凌晨的鞭炮还有些实用价值---请财神老爷入门咯---所以放的也相应的卖力些。说到财,小时候过年兴奋的最高潮是收压岁钱,兜里充斥着大大小小红包的感觉真太好了,哪怕回去就得压在枕头下,哪怕第二天早上就得给父母收走。。。现在有时候真感觉红包其实只是一个人情的负担而已。真是长大了,功利了,就觉得都不好玩了。

    明天将是传统意义中国年庆祝的最后一天同时也是一个高潮---元宵。小时侯喜欢拉个父亲给我做得纸扎兔子灯到处疯跑,直到跑得翻车,里头的蜡烛焚毁兔子灯才罢休。现在只有看小孩子拖着塑料做得兔子灯,里头得蜡烛早已换成了一个红色的小电珠。怎么看都没有我那时候的感觉。或许现在的小孩们玩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先进,对于快乐的定义早已和我们那时候不同。以后的小朋友们可能只会拉着机器兔子灯在街上走,以后的年可能也会越来越虚拟化,象征化。但是快乐,有时候真不是科技+电脑+网络能制造的,而是一种感觉,简单而纯粹就好。

    年是什么?传说中的一个怪物,是我想像中的一个feeling,而已。

    除夕之夜的烟花

    报纸上的刘谦和本山

    (完)

     

     

  •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

    6年前的4月初,在报章上第一次读到了海子的名字,透过那篇热情洋溢的文字,我很有冲动去三海关到秦皇岛看看那段当年能令诗人卧在其上从容赴死的铁轨。那时的我心情烦闷,也从不读诗。

    6年后的4月初,在朋友的 msn上看到了海子的诗,回想起六年前问过自己的同一个问题,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勇气采取那样极端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是对字穷句绝无法用诗再来表达自己心灵的彻底绝望?还是对当时社会价值尺度缺失的极端失望?答案还是不得而知。我只依稀记得,当年报章上这么说“从14年前,在三海关到秦皇岛的这段不足xx公里的铁路上,冰冷的车轮将一个火热的躯体碾成了两段。。。”

    尼采在提到希腊悲剧时曾经说过,希腊悲剧的意义在于让自身在比自身更强大的东西之前毁灭,而显示出自身的力量,让自己的铁轨上毁灭,像一个鸡蛋在石头上撞得粉身碎骨,一只飞蛾在火中烧得灰飞烟灭。从这点来说,海子可算是个希腊悲剧式的英雄。但是中国自古却有“好死不如赖活”之说,即便是“杀身成仁,舍身取义”,也实在看不出海子究竟成了什么仁,取了什么义,也没见以死冲破了什么唤醒了什么。

    也许,海子之死纯粹是诗人的诗性所致,是他的个人原因,毕竟,诗歌和生活之间的差距,很大,大到海子可以卧轨自杀,顾城可以砍死妻子。

    如果海子没自杀,现在的他,将会如何?会是一个大腹便便的民营企业家?一个庸俗的机关公务员?一个寄居在城市一隅的已没有任何想法的小市民?或者依旧是一个穷困潦倒的诗人?至少有一个很大的可能就是,活着的海子绝没有自杀的海子出名,海子的死成就了海子。

    今年是海子自杀20周年,连我这个不太爱看报章新闻的人也知道了今年的纪念活动好像明显增多,各路记者。各地读者纷纷去海子家乡采访,而当地政府也借海子做足文章。。。北大,复旦等高校举行诗歌诵读会。。。反正,大家都在3月底4月初奔海子而去,各显神通,各怀目的。

    我基本没读过海子的诗---文字开首的那首诗算是唯一的一首,因为它太出名了。我也不知道现代社会还有多少人在写诗读诗---诗歌明显不属于快餐,或者说不适合用快餐的方式食用。

    6年后的4月初,心情一如6年前烦闷无比,只不过出于不同的原因。还是出去走走吧,看看春暖花开的样子,那也算是我这个不懂诗也从不读诗的人对一个已亡诗人的祭奠吧。

    (内有多图)

     

    承蒙苏里兄赞助西川祭扫海子老家墓地的新闻图片

    (内有多图)